吕子乔说的二垒是什么意思(吕子乔口中的二垒是什么意思)

方言土语是语言的地域性表现形态,是一种语言的地方变体,是语言分化的结果。方言土语变化很多,颇为复杂,也很典型,在语音、词汇、语法上各有其明显的特点。它既在其服务的范围内发挥着日常交际和感情沟通的功能,又承载了地域文化,是中华民族文化宝库里的珍贵财富。尤其是老乡他乡相见,一张嘴不用介绍,就知道是喝同一条河水长大的人。民间常说,“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一个地区与一个相连的地区、一个市县与一个邻近的市县、一个乡村与一个周围的乡村,人们的发音、吐字、口气往往截然不同。长治位于山西东南的上党盆地之中,东有太行屋脊阻绝,西有太岳群峰隔断,南有中条山系横亘,历史上山路盘旋,交通不畅,相对封闭,同时又与外界交往较少,因而方言土语,千差万别,极不相同。

“圪”字,其义有二,一读yi(屹),乃高土、土丘;二读ge(格),是形声字。长治方言土语中,“圪”字的应用非常广泛,人们往往习惯在一些词、字的前边、后边或中间加上一个“圪”字,有的表示一种新意思,有的并没有什么特定的意义,也有的只是表明一种程度,如强调、强化、轻视、蔑视等。它既可以同名词搭配,也可以同动词搭配,还可以同形容词、数量词、副词等搭配,成为许多特色鲜明的单词和复合词组,形成乡土气息十分浓厚的地方语言。

与名词搭配的,一般为语助词,是一种独立性差、无实义的特殊虚词,通常附着在其他词、词汇、词组之上,作辅助之用。有的同其他词汇合起来专指某种物件、某种东西,如:圪斗(小盒子)、圪窑(凹进墙体的洞)、圪台(台阶)、圪坨(平地凹下去的坑)、圪廊(胡同)、圪渣(垃圾)、圪囤(用蓆子围成的存放粮食的用具)、圪筒(背心)、圪针﹙枣刺﹚、圪节﹙物体各段之间相连的地方﹚、圪桃﹙核桃以及有硬壳的植物果实,像棉花圪桃、宋圪桃﹚等;有的同人体的某个部位合起来成为人体部位的专用词,如:圪脑﹙脑、头颅﹚、圪嘟﹙拳头﹚、圪膝﹙膝盖﹚、圪肘﹙胳膊肘﹚、圪啷﹙胸脯﹚、圪瘩﹙身上长起的泡、粉刺﹚等;有的同其他词汇搭配专指某种动物,如:圪蟆﹙癞蛤蟆﹚、圪蚪﹙蝌蚪﹚、圪狑﹙类似松鼠的小动物﹚、圪蚤﹙跳蚤﹚、圪类﹙山羊﹚等。

与动词搭配的,一般没有特定的含义,长治人习惯把它同动词连在一起,使这一动作、行为更加形象。如:圪垒(垒、砌)、圪颤(颤抖)、圪眊(瞧)、圪眨(眨眼)、圪指(手指东西)、圪揉(搓揉)、圪旋(徘徊)、圪晃﹙摇动、晃动﹚、圪撬﹙撬动、撬起﹚、圪涌(劳动、动弹)、圪撩(挑逗、招惹)、圪犟(固执、强嘴)、圪谝(夸耀、显示)、圪旋(徘徊)圪张﹙撑起、展开﹚、圪拌﹙搅和﹚、圪让﹙推让﹚、圪照﹙照顾、照看、照管﹚、圪扯﹙拉扯、扯皮﹚、圪撕﹙撕开、厮打﹚、圪倒﹙摇晃、不稳﹚、圪挤﹙互相挤撞﹚、圪犟﹙犟嘴﹚、圪翻﹙翻动﹚、圪撩﹙撩逗、撩拨﹚、圪搂﹙搂抱、用钯搂地﹚、圪磨﹙磨蹭、磨洋工﹚、圪抖﹙打颤、抖动﹚、圪闪﹙闪避、闪耀﹚、圪顶﹙顶牛、不接受﹚等。

与形容词搭配的,一般表示强调、强化,加重语气,使这个词组更加鲜明、栩栩如生。如:黑圪丁丁、黒圪黝黝、白圪生生、蓝圪莹莹、清圪凌凌、红圪艳艳、胖圪乎乎、瘦圪伶伶、硬圪挺挺、软圪绵绵、新圪崭崭、热圪乎乎、暖圪烘烘、香圪喷喷、凉圪冰冰、圆圪溜溜、鼓圪凸凸、薄圪荏荏、瓷圪丁丁、虚圪腾腾、散圪砂砂、光圪溜溜、涩圪咧咧、香圪喷喷、臭圪哄哄、酸圪哜哜、傻圪乎乎、高圪摇摇、血圪淋淋、汗圪津津、酥圪磕磕、筋圪拽拽、富圪态态、贵圪巴巴等。

与数量词搭配的,一般强调数量相对较少,动作相对容易。如:一圪条、一圪团、一圪窝、一圪窝、一圪伙、一圪锭、一圪枝、一圪絮、一圪缕、一圪朵、一圪垛、一圪湾、一圪叽叽、一圪娘娘(很少)、一圪星星﹙一点点﹚、一圪搂粗、一圪燎火、一圪坨水、一圪壶油、一圪圈人、一圪挛纸、一圪瘩籽、一圪提葡萄、一圪眨眼、一圪张嘴、一圪抬脚等。

与动词搭配形成双叠词的,一般表示某种行为难度相对不大,而且有多次重复之义。如:圪搓圪搓、圪擦圪擦、圪哄圪哄、圪捅圪捅、圪握圪握、圪拧圪拧、圪挤圪挤、圪并圪并、圪摆圪摆、圪画圪画、圪磨圪磨、圪和圪和、圪松圪松﹙休息)、圪亲圪亲、圪拉圪拉、圪搂圪搂、圪挖圪挖、圪逛圪逛、圪溜圪溜、圪糊圪糊、圪涮圪涮、圪抹圪抹、圪掐圪掐(掐指算一算)、圪顶圪顶(忍受、坚持)、圪锄圪锄(把庄稼锄一锄)、圪臊圪臊(羞臊、骚扰)、圪眊圪眊(看看)等。

如果把“圪”字和其他词组成的两个近义词搭配在一起,形成单叠词的,则更强调了词组的形象和生动。如;圪磨圪蹭、圪蹽圪拐、圪摇圪晃、圪遛圪逛、圪推圪让、圪抵圪撞、圪拖圪拽、圪拉圪扯、圪挑圪阴圪雾等。

有时候长治人也往往把“圪”字与少量名词搭配起来,专指某种动作行为的,如:圪浪,“浪”是名词,指的是波浪、浪花,可把“圪”字同其组在一起,就专指某人的行为浪荡;圪将,“将”是名词,是将领、将帅之意,而把“圪”字同其组合在一起,则专指用言语刺激他人和下象棋的“将军”之意。

另外,长治方言土语中还有把“圪”字与一些动词搭配成词组,用来专指某一件东西的,如:圪装,“装”是动词,乃表示把某种东西装起来的行为动作,可把“圪”字与其组在一起,就成了装好粮食的长口袋。如此种种,如此等等。

长治方言土语中,“圪”字与其他词搭配形成的许多词组,在发音、读音上,还比较普遍地存在有前鼻音与后鼻音不分、舌前音与舌根音不分、阴阳上去四声不分的现象,因此常常有听到的是同一个音,但表达的意思并不完全相同。比如:圪狑(ling)、圪领(ling)、圪拎(lin)、圪铃(ling)、圪呤(ling)这四个词,按长治方言土语,发音均为gelin,而实际却表达的并不是同一个意思,圪狑是类似松鼠的小动物,圪领是带领、领着,圪拎是提着东西,圪铃是铃铛,圪呤是使劲往下垂、往下沉。再如,圪窑(yao)、圪摇(yao)、圪耀(yao)、圪绕(rao)、圪咬(yao)、圪舀(yao)这五个词,按长治方言土语,发音均是geyao,而实际上表达的意思却大不相同,圪窑是墙上打的小洞,圪摇是来回摇晃,圪耀是日头晃眼,圪绕是在眼前来回走动,圪咬是互相咬抱、互相揭发,圪舀是用瓢、勺呈液体东西。又如,圪梁﹙liang﹚、圪量﹙liang﹚、圪晾﹙liang﹚、圪炼﹙lian﹚这四个词,按长治方言土语,发音均是geliang,而实际上表达的意思也不相同,圪梁是山梁,圪量是用斗或升量一量有多少,圪晾是晾晒晾晒,圪炼是冶炼烧结形成的渣块。还如,圪宠﹙chong﹚、圪冲﹙chong﹚、圪舂﹙chong﹚这三个词,按长治方言土语,发音均是gechon,但实际表达的意思也不一样,圪宠是指娇纵、偏爱、宠爱、溺爱,圪冲是冲洗、冲撞、对着,圪舂是捣碎,圪忖是揣摩、衡量。尤其是圪廊、圪浪、圪啷、圪榄这几个词,圪廊(lang)是指胡同,圪浪(lang)是吊儿浪荡之意,圪啷(lang)是指胸脯,圪榄(lan)是细长的棍棒,但这几个词在长治方言土语中的发音都是gelang,如果只听话音,不看文字,就会闹笑话。前些年我曾在一个晚会上听过这样一个用长治方言土语表演的绕口令:“我在大街上,碰上了一个圪浪的,把我撵进了一个圪廊的,抡起一根圪榄的,照着我的圪啷的,就是一圪榄的”。这段话,从头到尾,每句结尾都是gelangde,外地人根本听不懂是啥意思,可长治人听起来却津津有味,开怀大笑。(贾疙堆)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xiaojz88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ianqijihua.com/149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