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章表达了什么情感,断章的情思?

关注 ,让诗歌点亮生活

断章表达了什么情感,断章的情思?

诗刊中国诗歌网精选栏目,精选“《诗刊》投稿专区”和“每日好诗”推荐的优秀作品,予以刊登。入选《诗刊》2022年第7期“中国诗歌网精选”的作者为:刘亚武、子 溪、张学宏、李春龙、落 兰、周西西、陆辉艳 、苏 末、邵 骞、紫藤晴儿、邹 钧、诗之梦人、方石英、窗 户、熊加平、南京后街、秋若尘、雅 北、马泽平、黑 枣、刘 颖等。

从2022年7月开始,中国诗歌网的精品栏目“每日好诗”将以精选专辑的形式在《诗刊》推出,并形成长期的推选机制。内容包括诗作和点评节选,呈现《诗刊》中国诗歌网诗选新面貌。

月光下的白玉兰

刘亚武

月光照着寂静无人的深夜

一些白玉兰已经睡熟

一些白玉兰依然醒着

淡淡的蓝,笼罩着熟睡的脸

它们的梦在发光,而夜风

将失眠者的话语传递过来

“在白天,对着天空的湛蓝

我唱了很多歌

很久没这样疯了,已经疲倦”

“再坚持一阵。我们在冬夜

带锥体的花苞中

和北风周旋了那么久”

风大了一点,月光有些弯曲

她伸出手,月光有很多手

安静抚摸着,一张张熟睡的脸

她知道天一亮,它们会像雪一样

落在返青的草地上

而另一些将变成鸽子飞走

刘亚武,安徽岳西人,江苏昆山中学教师。

点评:诗歌写出了一种物的精神世界的异质性,作者的观看经验溢出现实之外,在想象的维度中让白玉兰获得肉身的体验感,也由身份转换和叙述视角的变化确立了其自为的主体意识。(刘波)

麦草沟

子 溪

麦草沟满山满洼的林子

就像我写给一个人的书信

我用夜晚的鼾声去写

用粗犷而深情的山歌去写

用漂泊的大雨去写

用寒冷的雪花去写

幽深辽阔的麦草沟就是一份厚厚的信封

夕阳就像一个寄信的人

当我拖着一捆竹子下山的时候

我的信已经投给了黄昏

当我伐倒一片桦树林时

我的信就是山巅的一轮残月

多年以后,我就像当年那个收信的人

又一次来到麦草沟

山谷里的石头和流水成了

生命中的落款和日期

我仔细地推敲、揣摩

信中那些散乱的章节让我在麦草沟

出出进进,找不到一条返乡的路

子溪,本名余普查,甘肃天水生态环境局职员。

点评:这是一首写实之诗,间有一种写意倾向。全诗像一幅有光有色、富于变化的山水画,当然,诗的重心还是对生存之地的深情,对自然的相知,对自我的观照与阐释。(邹建军)

断章表达了什么情感,断章的情思?

木板桥

张学宏

要穿过油菜花和几树桃花

以及蝴蝶的眼神

从土坡上走下来

会与几缕花香擦肩而过

她们不知道走在木板桥上的自己

把花儿开在木板桥上

木板桥的对面有她们要去的春天

响声会在她们走后

独自倾听一会儿

从拼凑起来的一块块木板上

纷纷跳进流淌的小溪

张学宏,江苏扬州人,自由职业者。

点评:这首诗意象跳动,情感简洁,是生动的存在,也是幻想的现实,在艺术表现和艺术结构上,或与卞之琳断章》有异曲同工之处。(邹建军)

夜班车

李春龙

“夜班车是开往明天的。”

南方的县城飘落在北方的都市

一种小小的孤独

在空旷的夜班车里

迎风一吹,充满仪式感

夜班车游鱼般快走快停

人很少,我的注意力

在自动播报的站名

与斑驳陆离的灯火中不停切换

“夜班车是开往明天的。”

这句话是谁说的?

我边走边想到了这个问题……

李春龙,湖南邵东人,现为邵东市文联主席。

点评:当下诗歌有一个重要的特征,即“在场”,文本的叙述方向始终与夜班车的行走方向节奏同步,介入感很强。这首诗最大的优势是隐喻,暗示人生的风景,提升诗的精神向度,使诗歌有了温度和深度。(雨中思绪集)

断章表达了什么情感,断章的情思?

看花记

落 兰

我希望在这大地上看到

新的命运起伏

看到麦浪和花香一样浓密

我希望在阴天里

看到粉色的蝴蝶萦绕着过去

我已经活了很久很久

花也开了很久很久

我准备出门去

在一个晴朗的春天午后

远处山坡上别人已经替我

踩出了一条新鲜的路

大概你们都忘记了吧

我也是个会开花的人

在我二十岁的那个春天

落兰,甘肃平凉人,幼儿教师

点评:诗中花的重开即是命运起伏的隐喻,生活的麦浪与诗意的花香一样重要。生命的永恒延续是作者对自身与花的共同体认,这一体认承前之命运的起伏,启后之生命的绽放。(宝蒂)

理发记

周西西

已经是深冬,南方多年没有下雪。

顶着一头芦花进门,眼里的河床光滑如镜,

我遇见自己,

一根中年的芦苇,与风对峙,一再

败退。

理发师大都有个洋气的名字,但他没有。

他坚信良好的手艺,可以

修复怠慢的时光。

当电推剪在头上爬行,我想到的是

那位改行的木匠,驾驶着推土机在工地上作业。

这多少令人沮丧:不靠谱的想法

往往出自对未竟理想的怀疑。

一根中年的芦苇,要做几遍深呼吸,才能

在水流湍急的椅子上堪堪坐稳?

人到中年,头发已经变得稀少而柔软。

一场大雪正在翻山越岭赶来,隔着茫茫大海,

它费尽心思,寻找一个自我妥协的人。

周西西,本名周卫东,浙江海盐人,自由职业者。

点评:作者通过理发这一日常事件审视自我,这种审视不是要完全改变现状,而是在岁月的磨砺中试图走出自我循环的怪圈,并延展出某种人生启示。(刘波)

薄 暮

陆辉艳

光线将身影投在礁石上

像另一个自我,摆脱了荆棘

变得幸福、通透

一天中没有比薄暮

更温柔的时刻。当我们注视河面

影子也在注视

它自身虚幻的轮廓

此时红水河逆着光,时间

被它藏在无声的堤岸

和波澜中。有人在游弋

借助浮球,他们可以轻松到达对岸

——为何我来到这里?无需寻找

想象有它的通灵

无需语言。记下这时的薄暮

和此后经历的

什么不同。无需试探河水

证实我曾与波澜相处

因为突然的鸣啭声阻止了我

那从水草间荡漾的秘密

帮助我消解了重力与恐惧

陆辉艳,广西灌阳人,自由撰稿人。

点评:薄暮是日常生活中较为特殊的时刻,在光明与黑暗的交替之间,在尘世的喧嚣与忙碌接近暂时安歇之际,人需要停顿下来,完成一种沉思。诗人通过“影子”意象,揭示了“我”与“自我”的疏离和两者相互注视的关系。(荣光启)

断章表达了什么情感,断章的情思?

光与布匹

苏 末

光经过许多地方

也有疲惫的时候。它从一片

屋顶跳跃下来

身子变得像一棵树的

花瓣那样透明

它被草地上的露珠碰碎

又将自己拼凑起来。让自己完整

而均匀地洒在

一家福利院的院墙上

它看到一个小男孩

费力地抱着一摞布走出来

便起身跟上去。小男孩那么瘦小

光心疼地拥抱他,让自己的影子

长久地沉默着

光让小男孩晾出去的布匹

悲伤地滴着水

苏末,江苏南通人,小学教师。

点评:从光到日常生活的内部,由明快到幽暗的处理,对应着从物性到人性的转换;作者用移情的方式赋予光一种悲悯情怀,我们跟随着光行进,光也以它的认知强化了生活的不易和沉重。(刘波)

海 谣

邵 骞

你闭上眼,海对你打开了门。

蔚蓝的上方是恒久的蔚蓝,

风的上方是更高远的风。

风啊风,鱼的恋人,

绵长的思念是预知的嗅觉:

空白的来日,你抬眼,沉浸

仰望和思忖之间,你呼吸

冷色调的沉寂,宇宙舒缓。

稀疏的神经鼓动白昼的

尘埃,你屏息,闭眼。

预言之海将向你递出蓝色的

姿态,你沉醉于那抹忧伤之蓝,

它潮湿的韵律,它剔透的忧患。

邵骞,云南曲靖人,现为香港理工大学中国文化系研究生。

点评:如果让诗人选取一种专属自己的颜色,相信大多数会钟情于蓝色。而这首诗又颇为机智,为这种特殊而又抽象的关系,找到了一个具体而神秘的媒介——大海。并以实写虚,不动声色地完成了一种领悟与抉择。(钱文亮

晚樱开了

紫藤晴儿

繁花像雪,燃烧了荒凉

春天的病句都被它取舍

我们可以忽略所有的声息

在一棵树下倾听花语

风拥簇着记忆也随之而来

可以想起的事物都被浮起

静谧的事物都在生长,我们也可以

心照不宣地打开自己

花朵的梦呓,流淌向热血

去致以那些柔软的色彩,生活没有输赢

只有更深处的轨迹,一朵花的祖国

圣洁在每一个时辰,你和我都在胸中装下

爱的火焰

爱它也像爱我们自己

风中的花朵,枝叶的灯盏

暗夜向着内心引退,河流行走着宿命

我们接纳着光,被提及着的生活仪式

都在那些耀眼之中

有了欢歌的范畴或者不需要范畴

紫藤晴儿,山东烟台人,自由撰稿人。

点评:《晚樱开了》明显偏向传统抒情。诗有各式各样的写法,在一个特定的路子(比如传统抒情)里,这首诗有着较高的完成度,无论在情感浓度、情绪推进还是节奏音韵上,都有可取之处。(杨碧薇)

断章表达了什么情感,断章的情思?

第一只燕子

邹 钧

仿佛音符跃入纸面

电线上的黑点

在风中晃动了一下

哦,是只燕子

——今年的第一首诗

伸出新鲜的灵魂

不安的气息里

雾霭在反复抽打它的双颊

生活在左右躲闪

一片天空的蹲守。

会长出许多安静的目光

语调会自觉慢下来

在这个春天

当我看到第一只回归的燕子

就像看到某位久违的亲人

邹钧,河南光山人,光山县公务员。

点评:意象是好诗最基本的语言,意象不一定要新奇,在特定的语境中,灵动亦可。咏物是为了抒怀,借着对燕子的描述,作者的生活情境被隐喻出来。情感表达非常克制,与言辞简练的文本两相呼应,意味隽永。(荣光启)

白 马

诗之梦人

一匹白马,牵扯着风的语言,缰绳捆绑的逻辑学。

春天的石头,布满歌者喑哑的喉音,

即使碎裂了,每一块碎片也带不出丝毫血色。

作为一种精神的向导,白马承受的黑夜,

亦如我们结论于自己的修辞,未见任何因果效益。

虚掩中的白马,藏匿的古典,奥妙且抽象,

它有形的天下,山水皆透明。

而它飞奔的影子,横空出世后,

连烙下伤痕的蹄印,再难以让这世间

发现无形外的一股力量。

白马。白马非马。非闪电暴力。

白马的消失,似乎拯救出我们内心需要抒写的赞美之词。

诗之梦人,本名黄世兵,安徽巢湖人,农民。

点评:这首诗紧扣“白马非马”这个灵感的激发点,首尾呼应,并在行文过程表现出一种“元叙事”的特质:它自身就是它所抒写的“白马非马”式诡辩论的产物。也许是在无意中,这首诗的作者为我们提供了一种诗与思对话的别致写法。(钱文亮)

与青山书

方石英

一棵树,不曾辜负你的目光

在悬崖边扎根

渴望有尊严地活下去

另一块石头

这颗疼痛的体外心脏

如果放大一万倍

也是一座山

如果持续缩小,便是尘埃

回忆仙鹤,你我前世的共同化身

正穿过梅林,回到线装书中

迎雪展翅或息羽听经

世界已变,你我皆浮云

遁入虚构长叹一声——

我是不断撤退中的

无用之人,曾经篆刻

我与青山共高下

方石英,浙江台州人,自由撰稿人。

点评:青山往往象征着厚重的生命,“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青山隆起于人生,足以超越时空的庄重与沧桑。这首诗便是由青山填充或建构而成。(乐飞扬)

断章表达了什么情感,断章的情思?

落日颂

窗 户

和儿子视频,落日映红窗外

放假以后的操场上

空空荡荡。儿子告诉我

他养的蚕长大了

他的脚不小心扭伤了妈妈为他贴了止痛膏

他像小鸟一样叽叽喳喳

我一直默默倾听

在视频里看着他妈妈偶尔走过的身影

和一缕投向我的温柔的目光

落日缓缓落下,我所在的地方

是他们未曾抵达的远方

此时落日,把现实与假设纳入它的怀中

仿佛落日从不亏待任何人

窗户,本名郭利华,浙江磐安人,高中校长。

点评:作者对司空见惯的自然场景充满感动,体会到被爱的人,才能从内心溢出爱,以感恩之心看待世界,以爱之行动关切他人。“落日”意象已经指向那馈赠我们生命无尽恩典的至大存在,而那至大者,从不亏待任何人。(荣光启)

小 镇

熊加平

流水接纳了飞鸟

河堤弯曲着转向集市

临街店铺,陷在摇曳的树影里

方言触手可及

我又回到了这里

像一粒种子返回土壤

某些场景的转换

不经意间移动着时间的标尺

这些年,遗忘的事情太多了

能记住的便变得格外珍惜

那年春天,柳丝荡漾

我骑单车载着她

捧着田野里采来的鲜花

嬉笑着从春风里经过

熊加平,江西南昌人,个体经营者。

点评:这首诗在叙述上非常丝滑,也就是说,起承转合皆不见磕绊的痕迹;诗境也很自然,没有刻意雕琢之感。丝滑背后是通畅的诗思在支持,作者知道自己要写什么,该如何继续,如何运笔。(杨碧薇)

小河两岸

南京后街

东岸是二伯家,西岸是表妹家。

我在河中捕鱼捉蟹,捞起简单的生活。

南边播稻香,北边种薄荷。

母亲在蚕房里喂养着希望。

杨柳披日月,芦苇摇秋风。

我怀抱四季从水草的边缘蹚过。

五月插秧,十月观菊,十二月看天象。

父亲站在田埂上,烟杆燃烧着思索。

人们把身体栽种在翡翠的原野中。

农家的故事,水边的传说,盛满一整箩。

南京后街,本名孙万江,江苏南京人,从事文宣工作。

点评:这首诗的题目中有“两岸”一词,如何写出特色?作者的构思很巧妙:从结构入手,追求一种对称之美。作者借小河两岸写出了一种和谐的生态关系,并展现出这个生态系统中农家生活的自足状态。(杨碧薇)

玫 瑰

秋若尘

我即将走上这条道路

梅花只对我开放

杨柳只对我妩媚

仿佛所有的时间都归我所有

仿佛,他们都爱我

仿佛我的一生刚刚开始

所以轻易原谅了过去

所有的错

在这里都反了过来

我也是倒立的,头下是崭新的镜子

摩肩接踵,来回穿梭

顶着不谙世事的面孔

哦,玫瑰——

当我爱她,她就从人间消失

秋若尘,河南商丘人,交通运输行业职工。

点评:玫瑰是红尘世界的缩影,也是作者的自身折射,“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般的意蕴笼罩着全诗,犹如玫瑰的幽香久久缭绕。(阎浮)

四 月

雅 北

我绕过它,在树篱笆后的紫荆花丛

清气落在细小的枝叶上

一颗紧缩的果球快速滚动起来

这是四月,红色羊蹄甲和阔叶草

在我注意之前就已被仔细观察过

光踏向湿漉漉的途中

易受惊吓的小动物体内清澈

此时,还不算晚吧

在雨前面我听见了父亲的声音

有时,我从一些斜移的枝条掠过

长时间在充沛的阳光下漫步

我的周围是一些闪亮的花朵

仿佛我第一次见到它们

略带忧伤的甜蜜应允不安的童年

我这么缓慢地将日子过长

在父亲的单车上,一种多年后的

草本植物,正把光遗留在紫荆花的园林

雅北,广西柳州人,柳州钢铁股份有限公司职员。

点评:这首诗中其实有不少技巧,尤其是跳跃性的技巧。作者用笔力驾驭了这些跳跃,又用对美的敏锐感受力,将诗意联结为一个不可拆分的整体。(杨碧薇)

断章表达了什么情感,断章的情思?

立春日:未完成的思考

马泽平

我觉得自己就要苏醒了

在北京寂静的夜空

像一颗星宿,像弦月或者花朵

独自完成

闭合到打开的生命历程

再慢慢还原为那些被封印的细节

我比昨日更敏感一些

哪怕是笛声中,涌动的潮汐

也能引我沉入辽阔海域

——仿佛我的故国一直都在那里

风声和浪花

轻柔地托起海鸥羽翅

忧伤转瞬即逝

仿佛这天地之间,没有一件物什显得多余

但欢愉究竟源自哪里

我已经接受过生活千百次的

洗礼。为什么

鼓膜还听不到,青草划破岩壁的颤音

马泽平,宁夏同心人,图书出版人。

点评:春天是生命的故国,在笛声指引下,作者的思考来到大海一样辽阔的故国,潮汐、风声、浪花、海鸥和忧伤一齐涌来,又转瞬即逝。充满力量和刺痛感的诗句是全诗的尾声,同时也全诗的重音所在。(向以鲜)

我希望这场春雨是真的

黑 枣

春天以来下过几次雨

不大,也不算小

持续时间短,天一会儿又晴了

人们都说这是人工降雨

春天越来越不像春天的样子了

树叶拍打灰尘,有时觉得

生活如童话般美好

有时又倍感现实太过真实

仿佛不再有快意奔跑的风

不撞南墙不回头。回过头来

也会被切割成碎片

像一粒粒糖果洒了一地

我希望这场春雨是真的

它干净,易碎,孤独而又骄傲

穿过一整片天空

落在我的纸上,却不把纸弄脏

黑枣,本名林铁鹏,福建漳州人,书店经营者。

点评:春雨在这首诗里有强烈的象征意义和想象空间,它是干净的、奔跑的、也是孤独的,骄傲的。诗人以人文精神和诗歌理想捍卫童话,挽留美好的事物。(夏祥程)

东风面

刘 颖

在木头上刻落叶,埋首论文,抄写《金刚经》

三件不相干的事奔走于各自的大路

走得飞扬,云层之上

走得沉潜,湖水之下

三月的风吹暖它们的前额。最好的事情莫过于

做事的三个人互为眼前人

午后的阳光在窗外摆渡

小部分浮在茶杯里

丈夫、女儿、还有我,围坐茶桌前

偶尔聊着,几个短句

散发茉莉香气。而我们手中的事情

继续着各自的旅行。有时误入歧途

就停下,落于杯中

有时遇到繁花,就互相赞美

大多数时候,它们分头安静赶路

而把三个主人幸福地丢在一起

刘颖,山东烟台人,就职于烟台芝罘区教体局。

点评:三件事虽然不相干,三个人却无法不相干。三个被“幸福地丢在一起”的“眼前人”已然融合一体,相互成为彼此,相互成就彼此,继而一起成就了这首短诗。(向以鲜)

编辑:王傲霏, 二审:曼曼, 终审:金石开

断章表达了什么情感,断章的情思?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xiaojz88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ianqijihua.com/162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