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黛衣加盟,玖黛衣门店?

玖黛衣加盟,玖黛衣门店?

刘凯是寒严冬的初中同桌同学,两个人关系比较好,寒严冬结婚的时候,刘凯是寒严冬的伴郎。

刘凯在当地种子经销站上班,种子站属于公家单位,效益不是很好,刘凯因此在单位请了病假,和妻子仼弘钞干起了女子化妆品以及日用洗涤商品批发的生意,商品涉及面很广,小到一袋洗发水,大到国外进口的名牌化妆品。

生意刚开始时,由于资金本钱很小,只是小打小闹,刘凯一个人在外边推销产品,每天奔走在各大商场和超市里。

双木市里一些机关单位,只要有认识的熟人,都成为了刘凯推销商品的主要场所。

2007年6月某一天,刘凯开着一辆破旧的二手面包车,来到了礼道学院,从车上取下一大箱子化妆品,来到了教课组办公室找到了宋雲霞。

“嫂子,我现在做化妆品生意呢,这些都是品牌化妆品,你们同事有没有用地帮我问问。”

宋雲霞看到刘凯,心里非常开心,这个刘凯是寒严冬关系最好的一个同学,如果把他拿下,再给寒严冬戴上一顶绿草帽,这种事想想都让宋雲霞兴奋。

宋雲霞娇媚地说:“刘凯啊,前几天寒严冬还和我提起你呢,说你开了家化妆品批发公司,生意可好了,这些就是你推销的货啊?”

宋雲霞一边说着,一边拿起商品看着。

“你等一会,我把她们叫过来,问问他们买不买。”

宋雲霞出去不大一会,就把各个科室的同事叫了过来,礼道学院里的莺莺燕燕们拿着化妆品看了起来。

刘凯翻动三寸不烂之舌,介绍起商品的价格和功效。

“我家销售的这些商品,都是正宗品牌货,市里那些的化妆品商店,卖的也都是这些品牌,这是法国黑黛,这是韩国的大地红,化妆品商店都是我推销的产品,一般价格都在好几百,我是双木市代理商,销售价格都是批发价,和给化妆品商店的价格一样。

这瓶黑黛补水保湿护肤品,化妆品商店里零售价一百八十六元,我推销给化妆品商店的批发价格仅八十八元,宋雲霞是我嫂子,不是外人,卖给你们只要六十六元,比卖给化妆品商店的批发价还低,你们尽管放心用,使用效果如果不好,我保证给你们全额退货,……”

刘凯的嘴巴非常会说,很快礼道学院的女人们都被他忽悠住了,纷纷掏钱买了一些商品,这些所谓国外进口的化妆品,刘凯进货的价格也就是十块八块的,至于商品的真假,普通人根本就没有分辨的能力,涂在脸上当然没有副作用,多少能够比普通的雪花膏效果强上一些就足够了。

玖黛衣加盟,玖黛衣门店?

刘凯在双木市一家化妆品批发公司当了一年的推销员,发现化妆品销售是个暴利的行业后,开始偷偷摸摸的自己飘货,所谓飘货,就是去外省的代理商那里,购买同样品牌的产品,而推销的价格,比当地的代理商的销售价格要低很多。

各个省都有省级品牌代理商,各个省级代理商下面,是县级市的代理商,如果不是本省县级市的代理商,只能去外省代理商那里,才能购买到同一品牌的商品,这种行为就叫做飘货。

宋雲霞对刘凯不仅仅是热情,每个眼神每个动作,都充满了挑逗的意味,刘凯看在眼里,心里跟明镜似的,这位嫂子可不是个正经玩意。

好男扛不住女逗,刘凯本身也不是正人君子,有了点钱后,在外面也经常风花雪月过,俗话说好吃不如饺子,好玩不如什么,况且寒严冬又不是自己亲哥,如今开放的时代,只要双方自愿,即使亲哥也没什么好顾忌的,所谓朋友同学间的友谊,在欲望面前,脆弱得如同一块冰,稍微加点温度立刻消融分解了,嫂子首先也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啊。

宋雲霞听寒严冬讲过刘凯的事情,刘凯是寒严冬的初中同学,刘凯的妻子仼弘钞还是寒严冬的高中同学,刘凯和仼弘钞感情不是很好,仼弘钞怀孕时,两人吵架动过手,仼弘钞因此流了产。

仼弘钞的母亲看不上刘凯,当着寒严冬的面贬斥刘凯说:“一天到晚夹着破包,东游西逛的,一点正事不干,靠老婆养家。”

刘凯的父母瞧不起仼弘钞,原因是仼弘钞高中念书时谈了一个对象,因为这个对象高二时不念了,高二辍学后,在北京一家高级宾馆里打工。

因为种种家庭矛盾,刘凯和仼弘钞两个人走到了离婚边缘,仼弘钞也许因为两岁多的孩子原因,没有狠下心和刘凯离婚,而且还拿出了二十多万元的积蓄,和刘凯做起了化妆品批发的生意。

自从刘凯在礼道学院里推销一次化妆品后,和宋雲霞互相留下了联系电话,宋雲霞开始了对刘凯的主动挑逗,闲暇时打个电话,发个短信:“刘凯,最近忙啥呢?嫂子帮你卖了那么多货,你是不是得请嫂子吃顿饭啊?”

“嫂子,你说吧,去哪家饭店,今天中午我请你。”

“今天中午就去鱼水情饭店吧,他家的相思河鲫鱼味道老好了。”

“行,嫂子,你中午下班时给我打电话我请你,用不用让寒严冬也来啊。”

“叫寒严冬干啥?你请嫂子又不是请他。”

中午时,两个人来到了鱼水情饭店,点了几个菜,喝了点啤酒,在酒精的刺激下,两个人话也多了起来,说话也没有了顾忌。

“嫂子,我听寒严冬说起过你们俩的事情,你们俩现在还吵架么?”

“有啥好吵的,我现在和他没话说,你的事情我听寒严冬也说过,你们俩现在怎么样?”

“对付过呗,王弘钞说话又臭又硬,我和他很难沟通。”

“你说寒严冬和仼弘钞他们俩是不是挺像的,”宋雲霞笑嘻嘻地说道。

“确实有点像,俩人都没啥心机,嘴都不好,说话难听。”

“呵呵,咱们俩真是同病相怜,错误的时间遇到了错误的人,刘凯,你说咱俩要是有人给介绍,会不会成为一家人。”宋雲霞炽热的眼神望着刘凯说道。

刘凯心里核计着:“谁要是娶到你,那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肥水不流外人田既然嫂子跟谁都是玩,寒严冬啊,别怪兄弟对不住你了。”

想到此,刘凯一脸笑容说:“嫂子,我要是能娶到你,这辈子还说啥了,我可没寒冬有福气,能够认识嫂子,陪嫂子吃一顿饭,我这辈子就知足了。”

两个人交谈甚欢,越聊越投机,都有一种相识恨晚的感慨,二人酒足饭饱,走出了鱼水情饭店,宋雲霞一手捂着头说:“喝点酒,头有点晕,下午不去单位了,到哪休息下呢?”

刘凯用手搀扶着宋雲霞的腰,试探说:“嫂子,要不要去宾馆给你开个房间?好好休息下。”

“那好吧,咱俩去聚鹿苑宾馆吧。”

刘凯开着面包车,带着宋雲霞来到了聚鹿苑宾馆,开了一个房间,二人立刻宽衣解带,坦诚相见,一起泡了个鸳鸯浴后,上床相拥而眠。

两个人一觉睡到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起床离开了聚鹿苑宾馆,刘凯对同学的妻子宋雲霞,出手那真是大方啊,领着宋雲霞来了一家美容院,花了两千多元给宋雲霞办了张一年期的美容会员卡,就是自己老婆仼弘钞,都没有这个待遇。又送给了宋雲霞一套十件装的法国黑黛品牌的化妆品。

宋雲霞抱着一箱化妆品回到了家里,和寒严冬说:“今天化妆品商店大减价,这一盒化妆品才一百六十元,平常销售价格八百多呢,还免费赠送了我一张美容卡,每周可以去美容院美容一次。”

寒严冬拿着化妆品看了看说:“这东西真的假的,你别受骗。”

“都是真的,这是法国进口黑黛牌子的。”

“不可能,你在哪家化妆品商店买的。”

“哪家?是……那家店是……”宋雲霞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是哪家店。

“诶呀,那家店的名字忘了。”

寒严冬很疑惑,宋雲霞买的化妆品竟然没有发票,当然,此时此刻的寒严冬打破脑袋也绝不会想到,这些化妆品是他的同学刘凯赠送的。

宋雲霞非常得意,看着寒严冬心里暗骂:“傻王八,永远也想不到吧,你最好的同桌同学,给了你一顶最绿的草帽。”

刘凯一面称呼着寒严冬为大哥,一面和嫂子宋雲霞享受着偷情的快乐和刺激,不仅获得了生理上最大的满足,而且还有了向他人炫耀的资本。

真正的坏人,是身边的人无法察觉的,他们最擅长害人于无形之中。

玖黛衣加盟,玖黛衣门店?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xiaojz88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ianqijihua.com/21874.html